輪迴玉梅林
小說推薦輪迴玉梅林轮回玉梅林
还好傀儡这边有非常详细的资料,接下来两位就开始上火的薅头发,不为别的吴红完全是血液里出毛病,这是最难搞的。
太上老君申请,先把两人拎过来看看,换血的话,会不会太麻烦啦?不过能说啥?换血有用,那就换呗。
骆菲菲跟吴红与陶晓天商量,把两人带去做检查,菲儿一摊手:“我叫太上老君给你看看,他都没办法的话,那就真没找啦。”两人也是看神话剧的,太上老君是什么人,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吴红不太自信的问:“会不会太麻烦?”
菲儿挠挠头,一摊手说:“谁叫他是专业的?谁叫我专业是打架的。”
菲儿把俩人带过去,太上老君先给陶晓天检查一遍,随后就说:“没事,他是健康小伙。”接着给吴红看,他是用神念看,然后蹲墙角,薅头发,这个凡人也忒弱啦,弱的简直是不忍直视啊。
检查完,太上老君问:“考虑一下换血不?这孩子也太弱啦,补都补不回来,这是先天的缺陷,用丹药的话,补也补不过来啊,要不重新弄个身体?”
陶晓天和吴红俩人琢磨起来,吴红也知道,自己这个病应该比较麻烦,也不好说把自己治疗的多好,所以她开口问:“老神仙,我能不能求您,将我身体调养的能顺利生下孩子,如果能不死就最好,身体弱一点倒是无所谓。”
太上老君看着菲儿一脸的无辜,他很认真的说:“死这个问题,您两位得问母神,至于治疗你的身体吗?如果你只是想顺利生一个孩子,并且活到五六十的话,到也不是很麻烦,只是,生完孩子,你的身体会特别虚弱,咳咳,那种动不动就生病的样子。”
吴红想想说:“这样就可以。”
看看一旁的陶晓天,也表示这样可以,菲儿开心拿着自家判官笔说:“我能保证一举得男。啦啦啦啦啦。”
有菲儿发话,两人首肯,接下来的任务就容易操作多啦,太上老君一套操作下来,傀儡就能继续操作下面的人,一群人回家后,傀儡开始给吴红调理身子,并且嘱咐陶晓天,每天晚上要‘认真工作’哦。
陶晓天很清楚什么叫‘认真工作’,那么努力、努力、再努力。差不多半年后,吴红就传来好消息,全家大庆,就差把菲儿给供起来,菲儿被他们搞的直接选择离家出走,不行啊,她才不要这么烦。
等她玩一圈回来,看到的就是挺着大肚子的吴红,她开心的问:“小家伙咋样?”
萬曆駕到
快穿:男神,有點燃!
傀儡很是无语的说:“这不得问您吗?”
菲儿突然发现个事儿,貌似吧,貌似是忘记这个事情啦,赶紧拿出生死簿翻翻,顿时有点疑惑的嘟囔:“貌似我没打招呼啊,为啥结果还是蛮满意的。”
傀儡很诚恳的说:“是不是两个无常吩咐的?我见他们来溜达过。”
菲儿点点头,有眼力价,当天晚上,看到门外望风的黑白无常,菲儿非常大方的每人给力一千功德,表示赞扬。黑白无常也是乐呵呵,这波赚到啦。
等他们走后,傀儡吐槽:“有点亏吧?”
菲儿回答:“反正姐有钱,平时也不用,挂天上也没啥用。”傀儡好无语。时光流逝,有傀儡亲自坐诊接生,母子三人都很平安,还是龙凤胎,一次到位。
陶家每个人都乐呵呵,吴红怀孕的这段时间,阿同是没来捣乱,不是因为不想来,是陶家这边,直接被两个无常弄出鬼打墙,他是根本看不到吴红这个人,也只能认命啦。
眼看怨煞珠已经收集满,她直接去找阿同,不为别的这个孩子,可是废了老劲啦。不能才出肚子,就被弄回去,这次连傀儡都给收了,她很认真的对陶晓天说:“加油养孩子吧,我撤啦。”
抓到阿同,直接吃掉后,系统及时发奖励:“叮,怨煞珠2/9。是否直接进入到下一个世界?”
菲儿直接进入到新世界,只是看着周围的情况,她有些懵圈,这是什么地方,放眼看去,四周目所能及的地方,全部都是海洋,蓝蓝的海洋。
关键是,目所能及之处,没别的,别的,的。这就比较尴尬啦,就算不是路痴,看着这个破地方,也会一脸茫然吧?
她忍不住问:“系统,你确定没给我扔错地方,这里连个标记都没有,那货是海族?”
“叮,你想多了,原地等,一百下内。”菲儿一脸问号,问号,大海里,等一百个数,能有毛线啊?
她还在那里沉默着,就看到远处突然起来海啸,她很快发现,海浪中一个不明生物,在海水的翻滚中,翻滚挣扎中。
菲儿盘算着,如果过去吧,她会成为落汤鸡,可不救把,就这个破地方,估计那个家伙死定啦。想一想,从空间里买一个超级大鱼竿,他总能比鱼聪明吧?
于是在水里的挣扎的人,突然发现眼前晃晃悠悠的出现一跟绳子,他直接抓住绳子,菲儿轻松把这个家伙带到安静的区域,这才往水里丢一个船,俩人落在船上,下一刻,菲儿脸就黑啦。
原因只有一个,眼前这个货,简直就是霉运冲天,顿时就是泪流满面的感觉,这么玩,真的好吗?好在,菲儿是个鸿运帮身的真锦鲤,碰上这个霉运帮身的真灾星,希望可以抵消吧。
菲儿嫌弃的问:“你是灾星转世吗?”
男人一边拧着衣服,一遍说:“在下胡玉峰,确实有点背,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菲儿摸摸鼻子,还是选择先问系统:“亲,这个货,我走后,能变运气好点不?”
“叮,你可以用气运给他洗,不送的话,运气也就跟平常人差不多。”
菲儿点头,再次胡玉峰跟:“我叫你阿峰,那啥,给你个改变命运的机会,知不知道那里有城市?你就去给我方人,敞开作,作不死算我的。”
胡玉峰不确定的说:“咳咳,你就不怕我带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