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縱火犯
小說推薦仙路縱火犯仙路纵火犯
遭遇冰焰突袭,存活下来的修士,劫后余生。
一些散修大口喘着粗气,没有想到,这冰壶洞天内,危机一幕接续一幕。
两位望气术修士,紫壶散魔、南宫阙内心一震,这冰焰太过恐怖,已然不是他们能够抵挡。
李源几人拉锯安全距离后,方青一副骇然之色,道:“难道这冰晶天地,还有一头灵兽冰龙?”
“不对,这冰焰的威力,早已超过先前的灵兽冰龙,定然是比冰龙更为恐怖的存在。”李源见微知著,分析道。
一旁的唐凝冰,花容失色,白衣飘袂,冰肌玉骨般,肃然道:“凝冰同样感觉到这冰焰,对比先前的冰龙,过犹不及。”
“此地太过凶险,道长,我们还是离开吧,我只想活命。”尉迟镜在旁,浑身发抖,颤声提出自己想要离开。
李源置若罔闻,进入冰壶洞天,没有看到洞天内的机缘,他于心不甘。
没有见到机缘,却屡屡遭遇这样的危机,激发他内心的执着,这到底是一座怎样的洞天?
“不可靠近!”韩龙手持葬天斧,横向一挡,拦住想要再次朝着冰晶宫殿前去的修士。
紫壶散魔、南宫阙等人,目露震惊之色,很显然,擅长望气术的他们,开始不断打量这一座冰晶天地。
后者更是取出一杆魂幡,立于地面,二指催动,魂幡在地面,轰轰炫动,分金定穴。
“紫壶老鬼,你过来。”南宫阙急忙道。
紫壶散魔一步跨出,来到魂魄位置时,看到魂幡一角,正对冰晶宫殿。
此乃南宫阙盗墓术,分金定穴之一的秘术,以幡定位,通常用来勘测墓穴之地。
“南宫道友,魂幡如此指向,难道我们这片天地是?”紫壶散魔狐疑的看着南宫阙,不太确定。
韩龙、唐麒麟,顿时看了过来,问道:“有何不同?”
南宫阙起身,一把收起魂幡,一本正经道:“唐家主,我等如今进入这块冰晶天地,不是真正的洞天,乃是一座大墓!”
一座大墓!
“天啊,是什么人,能够以如此天地以作墓穴?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超能右手 小说
“大墓?!不可能,怎么会是大墓,即便是楚地修真界消失的仙王大墓,也不会有人如此规模。”
众修士闻言,七嘴八舌,纷纷咂舌,无不吃惊。
何人能够以一方天地为墓,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楚地修真界,千年来,有着数位仙王,一道离开,以证仙道,怎么可能是一尊仙王墓?
李源闻言同样吃惊,朝着上方看去,一片冰冽天空,广阔无垠,要说这是一座大墓,难以置信。
“一方修真世界,强者为王,俗称仙王,难道这葬云山中,一座下等洞天,竟是一座仙王墓。”方青愣愣出神,呢喃自语。
“不会是仙王,楚仙王,早已消失千年,楚地修仙宗门,无论哪一宗,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仙王消失,都是朝着登天之路成仙,这冰壶洞天不过是一座下等洞天,岂会是仙王墓!”唐麒麟握着黄金战戟,凝重开口,否定不是仙王墓。
这时,韩龙摸着下巴,沉声道:“唐兄所言不假,我等不过是筑基期修士而言,若是一尊仙王墓,我们根本进不来。”
楚地仙王,功参造化,是何等的大能,怎么葬在区区一座下等洞天?
再者,如今在场众人,修为最高者,不过是筑基期,一座仙王墓,他们怎能轻易进入。
两大家主发话,众人在心头打消念头,这不是一座仙王墓,那么是怎样一座古墓?
“两位家主说得不错,这不是一座仙王墓,若是一座仙王墓,在下这杆魂幡,恐怕早已被震碎,可是这的确是一座大墓!”彩衣男子南宫阙,再次确定,对自己的盗墓术,相当自信。
这片冰晶天地是一座大墓!
这样的消息,残存修士,无不愕然,没有寻到洞天,却是进入一座大墓。
李源等人,倍感吃惊,如此冰晶天地,若真是一座大墓,那么葬着的人物,该是怎样一位大人物?
“这葬云山是上古大能交手之地,莫非不是仙王墓,是曾经上古大能墓?”有散修这样推断。
众多散修听闻,都在交头接耳,对这一座大墓,不断猜测。
排除不是一座仙王墓,那么只有是一座上古大能陨落的墓地。
“上古大能交战之地,葬云山,传闻曾经打得天地崩塌,若真是一位大能之墓,很难想象,这座洞天中的机缘,是何物?”方青皱眉,这样古墓,太过骇人。
“经历万万年,若真是一座上古大能墓地,也不是没有可能。”唐凝冰黛眉一皱,同方青的推论,一道相合。
“冰晶宫殿中,到底是何物?”李源目光看去,内心蠢动,这是一座古墓的话,说不定,冰晶宫殿中,天材地宝定然不少。
紫壶散魔、南宫阙、两大家主,各宗修士,一同聚集,商议如何进入这一座冰晶宫殿。
半个时辰过后。
众人已经接受,这方冰晶天地,是一座大墓的事实。
如今不知的是,这一座大墓,是否就是曾经上古大能的墓穴,尚未可知。
葬云山,是上古大能曾经交战之地,韩家遗兵葬天斧,就是从葬云山得到,遗兵都有,那么这一座大墓,是否真的是一位大能的墓穴?
两大家主伙同众人,一道商议之时,地表冰层,再次响起清脆声响。
整个玄冰底层,如地牛翻滚,改天换地一般。
众修士,纷纷祭出各自法宝,一退再退,退至安全距离后,无不骇然,齐齐盯着在前位置。
地表清脆响音不绝,愈发剧烈了。
众修士,无不毛骨悚然,瞠目结舌。
李源神识探去,大吃一惊,地表之间,一根硕大遗骨,破土而出。
遗骨巨大无比,足足有着十丈有余,露出地面,一股阴冷之气,弥漫开来。
韩龙、唐麒麟同样看到这一幕,震惊无比。
遗骨露出地面,没有就此停住,而后,四周方圆数十里地界,咔嚓声响,不断异动,均有遗骨从地面突兀而出。
这样的一幕,极为震惊,仿若地面,一头庞然大物,正在被唤醒。
“这遗骨,是一只巨大的蜘蛛?”有修士脸色大变,遗骨不断渗出,开始时,确实很像一只巨大蜘蛛,从地面爬出。
可,等到遗骨大部分显现时,众人无不惊骇,先前看到蜘蛛的触脚遗骨,正在变成五根锋利遗骨。
地面玄冰土层,再次晃动,排山倒海,这一次,震动更加愈烈了。
冥帝独宠阴阳妃
“退!”韩龙为首,大手一挥,吩咐身后修士,再次撤退。
一股凶悍气息,正在从地表中苏醒!
李源神识扫去,额头泌出汗水,巨大遗骨从冰晶天地地表,正在爬出。
不到数息间,遗骨正式显露真容,韩龙、唐麒麟、薛南奇等人,人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尊遗骨,高达百丈,浑身通体玄冰覆盖遗骨,这尊庞然大物,仔细一看,有着冰龙的样似。
一副空骨支架,没有血肉,玄冰覆盖骨头,形成冰骨。
形似冰龙的骨架,立于冰晶宫殿前,如同一尊看门的灵兽,谁都不敢僭越。
“冰龙!”韩龙轻吐二字,大致可以判断,这尊巨大的遗骨便是冰龙!
“不对,是冰龙遗骨,如此距离,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岁月悠悠的气息。”唐麒麟横眉倒竖,着实一惊。
“天啊,这里到底葬着何等人物?生前操控灵兽冰龙护卫此地,死后冰龙遗骨,依旧一同守卫在此,以防后世之人,盗取陵墓。”南宫阙喃喃自语,这样的大墓,让他噤若寒蝉。
“此墓定有机缘!”薛南奇手持黑色长弓,双目炙热无比。
南宫阙如此分析,让众人没有撤退,反而对进入冰晶宫殿的心,愈发狂热。
有着如此天地为墓,死后冰龙遗骨同样守卫,足以可见,此墓的主人,该是怎样一位修士?
墓中定有机缘!
这是在场修士共同想法,可现在冰龙巨大遗骨,捍卫在此,拦住去路。
想要进入冰晶宫殿,一探究竟,就必须掠过这冰龙遗骨,遗骨能够吐出冰焰还骇人之至极,谁都没有率先动手。
韩龙、唐麒麟两大筑基强者,一同注视着巨大冰龙遗骨,手中法宝,蠢蠢欲动,意图破遗骨,进宫殿。
玄天魂尊
将军在上:穿越萌妃要逆袭
“冰晶宫殿中,有宝。”后方凌空人群中,黑袍道士忽然开口。
一时间,所有修士,均是看向李源,这话一出,这些人更加精神抖擞。
“道长,说话要负责任,若是没有宝物,诸位道友损失惨重,到时候,道长可就要承受他们的怒火!”太阴宫黄一水阴恻恻道,煽风点火,让诸位散修,一同注视李源。
李源好整以暇,神识激起储物中灵玄蛙,确定前方宫殿,确实有宝。
“贫道识宝一道,诸位鉴宝阁,有目共睹,至于黄道友,要怀疑贫道,那是你的事,我说冰晶宫殿,有宝,自然有宝。”李源强调,看都不看这太阴宫老梆子一眼。
“唐兄,不管这是谁的墓,冰晶宫殿,韩某进定了。”韩龙黑色龙纹袍,在空欧鼓荡,手握葬天斧,威风凛凛。
唐麒麟闻言,右手一摆,握紧黄金战戟,颔首道:“那就共同一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