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
小說推薦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从观想太阳开始无敌
一番折腾过后。
这位承载天地大运的清风小道终于屈服于李恒的淫威之下,乖乖……亮出他的气运异象,如同一个小灯泡,辐射周围。
李恒满意的点头,这才叫听话嘛。
“你这气运异象暂时不要收回来。”
他嘱咐了清风一句,心神微微感应这些气运异响,能察觉得出其中蕴含着玄之又玄的道韵,
拨动着周围的天地法理。
清风之前在众先天面前展现自己的气运异象,成龙虎,紫气弥漫东来,道经传唱,显化天地之景。他就隐约感觉天地法理出现波动。
在清风气运异象的辐射范围内,他发觉,自身领悟天地法理的速度在加快。这些天地法理也不再虚无缥缈,
触手可及。
这果然如他所料。
这位清风小道可以作为修炼加速器使用。
寻宝的套路
不过仔细想来,那也不奇怪。
这位清风小道承载着天地大运,
受天地宠爱,那么在他周围的天地法理和规则自然会隐约靠近他。别人领悟天地法理,法理离他们很远。但清风小道领悟法理,法理就离他很近。
如今李恒也是沾了这清风小道的光。
这不禁让李恒感慨。
有气运,跟开了挂,充了vip似的。
难怪有句话叫做时来天地皆同力……
借助清风气运异象修炼,加速领悟天地法理的同时,李恒也微微沉思,到底是什么事情才催生了这种承载天地大运之人?
傾世瓊王妃
古语有云,乱世妖魔出,盛世圣人现。
如今乱世,众多妖魔诡异已出。
那么清风小道是不是所谓的圣人,结束乱世,开创盛世的应劫者之一?毕竟那种程度的气运异象,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现的。
若有人说清风是谪仙转世,
他都相信啊。
如果真如他所想的话,
那就麻烦了。
本来应当结束乱世,
开创盛世的应劫者出现了这种颠覆自身根本的麻烦,气运混乱,承载天地大运,变成了承载天地厄运……
这是不是意味着整方天地都出现了异变?
虽然这种揣测太过于匪夷所思,甚至有点杞人忧天的意味。但是李恒隐隐觉得,这种担忧十分有必要,必须为以筹谋。
或许,大离官方和世家会知道些什么?
毕竟他们的态度都很暧昧。
对清剿妖魔诡异都不算那么热衷。
就像面对无可抵抗的劫难,然后摆烂了。
将这些念头沉静下来,李恒心中回归平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思考这些事情,还不如暂时先把自己的实力提上来。
实力才是一切根本。
如此想着,他静静感悟周围的天地法理,就是可怜了在一旁当电灯泡的清风小道……
金华城的天牢实际上可以称之为地牢。
位置坐落于城池下方百丈深之地,面积足足有半个城池大小,每个牢房都用百炼精钢打造,先天之下无人能够破坏。
关押先天的牢房更是布置了严苛的禁制,与周围的大地相连接。除非这位先天有撼动金华城周边大地之力,否则根本无法逃脱。
这也正是马素璇无比平静的原因。
既然被关在这里了,
逃是逃不了的。
只能等人把她捞出来了。
极品透视神医 小说
实际上,
当初被金飞海堵在城门之外时,
她就已经想通了一切。金飞海或许有能力截断北安县与郡府之间的联系,让求援信息泥牛入海,断绝她在郡府中的各种布置。
但金飞海绝对没能力明目张胆把她堵在城外,甚至说出那句话,剥夺官职,将她打落天牢。这其中肯定有其他人,比如世家出手。
其中她最怀疑的,就是她出身的家族。
“五叔伯,你抓住了这个机会么?”
马素璇轻声呢喃。
旋即她又摇摇头。
无论如何,哪怕被捉到了这里。
她也不会选择回去的。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由远而近,在空旷的天牢中响起阵阵回声。紧接着,阴暗的环境亮起灯光,她看到了一个人站在牢房之外。
马素璇见状一惊,“大司长?”
玄道站在牢房之位,看着马素璇,不禁摇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妮子这么狼狈,平时把人关进天牢,现在自己反而进去。”
“要不是正事要紧,我都想给你一张调查卷宗,让你填填坐牢的体验到底是怎么样了。”
mare
仙宫 小说
“出来吧,现在没事了。”
他大手一挥,将周围的禁制解除,没有了禁制,那些百炼精钢的护栏对先天而言脆弱的和纸没有区别,甚至可以直接忽视。
“大司长,你怎么出关了?你救了我?”
马素璇十分疑惑。
玄道才刚闭关不久吧。
按道理,就算进展再快,估计得十年后才能出关,甚至能不能突破到法相境还得另说。
“嗯,我出关了,被人吵出来的。”
“还被人打了一顿。”玄道没好气的说道。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他现在至于这么惨吗?搞得他现在伤势都没有恢复。
这时,马素璇才注意到玄道身上的伤痕,不由一愣。她心中纳闷,大司长不是金华城第一强者吗?干嘛还会被人打一顿?
难不成是那個法相境老头蹦出来了?
“那金飞海那边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出来吧。至于金飞海……”玄道神色古怪起来。
“嗯,他死了,死得很干脆。”
马素璇闻言,又是一惊。
咋回事,金飞海居然死了?自己本来还想着等自己从牢里出来,该如何报复他呢?结果死得这么干脆?
谷辻
“你别用怀疑眼神看着我,你心里有数。”玄道注意到马素璇眼神,没好气的说道。
我心里清楚?
“难道马家那边来人了?”
马素璇心中一惊,出声问道。要是真的是家族那边来人,那可真就完蛋,自己不得不回去。自己不想回去,估计都得被绑着回去。
“明知故问,你在装糊涂是吗?”
“我说你这妮子,哪里交来的这么猛的朋友?不仅敲响金华钟,让金华钟认他为主。还在我面前,在诸多世家先天面前杀了金飞海。”
“最后还打了我一顿,伱看看身上这伤。”
玄道感慨的摇摇头。
“就是你这朋友太狂了,狂到我都不敢结交。居然威胁这么多先天给他一个交代,向他赔礼认错,同时放你们出来。”
“现在这件事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咯。”
“你还是赶紧出去劝劝你那个朋友吧。”
“省得到时候真的惹出不得了的事情。”
马素璇听着一连串的话,直接懵了。
“朋友?”她惊愕的问道。
“对啊,朋友,你没猜到吗?”
玄道皱起眉头,疑惑的说道。
“大司长,你是了解我的。除了我家男人,我马素璇哪来的朋友?难道是我的那些下属?可他们应该是叛逃的叛逃,死的死了吧?”
马素璇皱起眉头,反问玄道。
玄道闻言也懵了。
“他确实说是你的故友,而且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是为你们出头。哦,对了,还是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挺年轻。”
“男的很强,揍了我一顿。女的不清楚,看起来挺漂亮,但气息挺弱的”
马素璇闻言又是一懵。
其实她本来已经联想到了某一个人,但听到玄道说是一男一女,她又有些不确定了。那位强者身边,应该没有女的吧?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看看到底是谁吧。”
马素璇皱起眉头说道。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
结果绝对会让她大吃一惊!
话音刚落,牢房中火焰一闪,顷刻间,马素璇就来到了牢房之外,站在玄道身边。
“你的火遁之术越发精湛了,而时间明明才没过多久啊。”玄道挑起眉头,惊讶说道。
马素璇笑而不语。
那枚火种对她益处极大。
“走吧,你家男人关在外面的牢房外。刚才路过看了看,发现他即将要进阶先天了,估计只差半步,你的眼光倒也算不错。”
玄道随口提了一句,打算走出去。
这时,外面又有人走了进来,或者说用的是跑,脚步声极为急促,在一个楼梯转角处,差点撞到了两人。
“秋水,你怎么来了?”
马素璇挑起眉头,惊讶问道。
“呃,姑姑,我是来救你的。”
马秋水看着两人,愣了一下,连忙拿出自己手中的令牌解释说道。
“不对,姑姑,你怎么出来了?”
“你不会是越狱了吧?”
“你姑姑我是越狱的人吗?大司长把我放出来了。”马素璇敲了敲马秋水的脑袋。
“好啦,你的心意姑姑心领了,出去吧。”
她看了看马秋水手上的令牌,微微一笑,心中若有所思。五叔伯的令牌……你是见到是不可为,打算让我再欠一个人情吗?
呵呵……
三人到了外面的牢房。
牢房之内,孟凌云盘坐于地上,周身气息澎湃,陡然间升华到极点,精气神三花异象涌现,聚于头顶,证得三花成就,进阶先天。
自身返老还童,彻底回到巅峰中年状态。
他立刻站起身来,气势磅礴汹涌。
“素璇,坚持住,我来救你了!”
孟凌云冷声开口,气息澎湃,打算破开这百炼精钢的牢房,杀入牢房深处,救出马素璇。这一刻,昏暗的牢房亮起灯光。
“好了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出来吧。”
“真要让你救,老娘早就死了。”
只见牢房外,马素璇伸出手,微笑说道。
孟凌云见状一傻,顿时风中凌乱……
良久,马素璇,孟凌云,玄道,马秋水,四人终于走出天牢,重新回到了金华城地面,这两位“犯人”也重新见得天日。
虽然之前马素璇已经解释过了。
但孟凌云脸依旧有些红。
有人救了他们。
敢情自己突没突破都没用呗?而且自己突破后的那一番话,居然还被马素璇,甚至是其他两人听见了。
这哪怕他脸皮再厚,也受不了这点啊!
不过他也明白正事要紧,同时也很好奇到底是谁救了他们,快步走到钟楼面前。
只见钟楼之上异象显现,磅礴汹涌的气息冲天而起。而钟楼之上一倾国倾城的女子站在旁边,拦住了个神色焦急,大呼小叫的少年。
“真的,这真的是要紧的事情!”
“你们快点跑吧,否则就死定了,我爷爷说了,那些世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马行空看着孔雀,神色诚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