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
小說推薦病嬌帝尊被休後追妻火葬場了病娇帝尊被休后追妻火葬场了
白素素猛地抬头,在对上那一双不含任何感情的凤眸时,又红着脸别开,低声撒娇一般道:“清月,再过几日好不好?等我灭了天启,我就能回去了。”
“那人”说过,只有她灭了天启,她和天启之间的联系才会被彻底斩断,她才能随心所欲的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包括回她的九重天,当她的帝尊夫人。
一想到未来高高在上可以为所欲为的日子,白素素心里便一阵雀跃。
“还有,清月,我后日要出征去前线,你也知道我失忆了,可不可以帮帮我?我不想死。”白素素小心翼翼地去拉风清月的衣袖,轻轻晃着,央求道。
风清月怀中的黑猫动了动,危险地眯着眼盯着白素素。
白素素被看得有些心慌,但碍于风清月在面前,不敢发作,只能半蹲下身子,做出和善的表情,用手指戳了戳白苏苏的鼻尖。
风清月不爽地将黑猫往上拖了拖,一只手按着白苏苏的脑袋,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胸口。
他不想让任何人触碰他的小姑娘。
“可以。”眯了眯眼睛,风清月用手指摩挲着白苏苏湿漉漉的鼻尖。
动作轻柔,言语冷淡,“我会派人保护你。”
怀中的白苏苏愣了愣,张口狠狠地咬住风清月的手指,发泄似地往后扯了扯。
“小黑!快松口!”
白素素被吓到了,尖叫着就要去抓风清月怀中的黑猫。
风清月却侧身躲开,任由白苏苏咬破了他的手指,眉头都不皱一下,“无妨。”
白苏苏咬得更狠了,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口腔,让她头昏脑涨。
一连吞了几口,白苏苏仍旧觉得不解气,又抬起爪子在他的手背上狠狠挠出血印子。
狗男人,前几日还同她抵死缠绵,今日便又当着她的面维护别人。
鲜血入喉,白苏苏将风清月的食指咬下一段关节,又“呸”地吐在了地上。
鲜血淋淋的一节指头,静静地落在芳草萋萋之上。
“清月?”白素素被这样一副血腥的模样吓坏了,拔高了声音大叫,“快传御医,传御医!”
躲在一旁偷看的迎夏吓得脸色苍白,慌里慌张地就跑过去传御医。
“不用。”风清月叫住迎夏,垂眸看着怀中的白苏苏,任由食指少了一个关节,只用拇指细心地为她擦去唇畔的血迹。
他的血被她吞了进去。
真好。
他与她骨血交融。
白苏苏龇着牙“哈”了一声,身上的毛炸了起来,又要张口去将他的大拇指也给咬断,白素素却伸手挡在黑猫面前。
白苏苏一口咬在她的手腕上,凶狠地瞪着眼,要将白素素的肉扯下来一般。
“啊——”
白素素被疼得只往回抽手,却碍于白苏苏牙尖,咬得狠,这样一扯,便疼得头皮发麻,整只手都要被扯下来一般。
“放开我,你这畜生!”
风清月带血的左手落在白苏苏的脑袋上,捏了捏他的耳朵,沉声道:“松口,乖一点。”
别咬她,咬我。
风清月在心里一遍遍哀求,眼微低垂,眸光颤颤,带着恳切。
白苏苏只觉得被鲜血呛得喉咙疼,“嗷呜”一声松开了嘴,又狠狠地咬在风清月的手腕上。
喉咙里都是暴怒时的咕噜咕噜声。
她想杀了他,杀了这个从头到尾都被剧情线牵着鼻子走的狗男人!
迎夏这下再也不敢耽搁,慌忙请来御医过来。
好在白素素只是手腕上被咬出来一圈牙印,御医过来只是摸着胡子给她开了点金疮药。
白素素肚子里憋着一股闷气,看向被风清月抱在怀里的黑猫时满目怨恨,却又不能发作,只能撇着嘴央求道:“清月,你看你都被它咬伤了!你让御医给你看看好不好?”
正在收拾匣子的御医闻言看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才注意到他被黑猫紧紧咬着的手腕。
断了一截的食指微微屈着,御医心里诧异,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个光风霁月、朗月风清的小郎君。
就是,怎么瞧着,脑子不大好使?
但碍于白素素发话,只能硬着头皮问:“这位郎君,劳烦将手给老夫看看。”
“无妨。”风清月却后退了两步,躲开御医的手,又对白素素道,“那我便先离开了,这黑猫……”
“清月,这猫不是我的,你不能将它带走!”白素素连忙出声,“这是扶归养的猫,我只是临时替他照顾!”
御医抹了把额头的虚汗,见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没放在自己身上,才灰溜溜地离开。
风清月眸光阴沉,心里酸涩得要命,咬着他手腕的白苏苏却突然松了口,伤口处是白骨森森。她舔了舔唇,风清月伸出大拇指去替她擦拭唇边的血迹,便冷不防被舔了一口。
软软的,湿漉漉的。
和她的唇一样。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他真想低头去尝尝。
尝尝那张饮过他的血的唇,是什么滋味。
白素素不喜欢风清月看向那只黑猫的眼神。
温和宠溺,仿佛能腻死人一般,只是从来没有停留在她身上的。
没由来的,白素素心头一阵不安。
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又下意识想到梦中的那个和她这具身体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那应该就是“原主白苏苏”。
见风清月仍旧细细用拇指摩挲着黑猫的唇,白素素心里的不安便被更加放大,跺了跺脚:“清月——”
“好,我知晓了。”风清月松开手,白苏苏便从他的怀里一跃而下,跳回到大黄的怀里。
大黄低头为她舔了舔身上沾了血的毛,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
狐狸大人的异族婚姻谭
风清月大步离去,白素素终于发作,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碍眼的一猫一狗,吩咐道:“来人,将这两个畜生给我抓住乱棍打死!”
“天师大人……”
迎夏迟疑地上前两步想要阻止,左右便很快出现几个握着棍子跃跃欲试的下人。
“滚蛋!”
白素素一脚将迎夏踹倒在地,“谁都不许替它们求情!”
一声令下,一群仆人便乌泱泱地向着白苏苏扑过去。
白苏苏舔了舔爪子,挑衅一般地冲着白素素龇牙咧嘴。
弓着腰做出攻击的姿态,刚要亮出爪子扑向白素素,却眼尖地注意到藏在黄葛树上的几个黑影。
神门影卫,风清月的死士。
白苏苏“啧”了一声,又收起爪子。
大黄一口叼着她的后颈,带着她绕过粗壮的黄葛树,逃窜出门。
“追!给我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