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命令仲康回营换武备!后勤准备云梯,所有人全线围攻钵逻耶伽。”于禁在贵霜军团被白马义从抄了后路之后,第一时间下达了新的命令,他准备一鼓作气将钵逻耶伽也拿下。
“直接攻打钵逻耶伽?”太史慈和收拢完本阵的陈到收到命令的时候都懵了,“我们现在根本没有攻城器材啊!”
“有, 谁说没有攻城器材!”于禁冷笑着说道,“云梯难道不是攻城器材?别的东西没有,云梯我们还是有的。”
“自古以来,有谁光靠云梯攻下过城池?”太史慈头都大了,“我知道钵逻耶伽那边收到布拉赫全军崩溃消息的时候,肯定会动乱,但这真的不是我们直接攻城就能拿下的,贵霜损失大概会超过四万,但我们自己的损失也不小,没必要这么赶吧。”
虽说贵霜军团损失还没有清点出来,但太史慈,于禁这些沙场宿将多少都有些估计,前来的八万贵霜士卒,算上汉军俘虏的数量,能撤回去的恐怕也就三万上下,甚至不到三万。
可就算只有三万逃回去了, 加上钵逻耶伽留守的士卒,贵霜在钵逻耶伽起码还有四到五万人马, 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强袭拿下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汉军现在连攻城器材都没齐全呢。
之前于禁之所以要建设营地的原因不就是要先就地准备各种工程器材, 现在啥都没有,靠云梯直接打, 那不是做梦?
真当贵霜城内的四五万士卒,以及数万本土青壮都是废物不成?
哪怕汉军大胜贵霜,阵斩布拉赫,这个时候强攻钵逻耶伽也不是那么容易获胜的,没更何况打输了,那不是给贵霜拉升士气吗?
故而在太史慈看来,还不如先停下来休整三日,建造一些攻城器材,外加让贵霜打溃,主帅战死的消息在钵逻耶伽城内发酵一下,到时候反倒更容易拿下,损失也能小一些。
毕竟现在汉室也伤亡近万,虽说伤亡的基本都是陈到和诱敌的于禁,盾卫除了零星的倒霉孩子并没有什么伤亡,可于禁本阵是真的被打残了,陈到的白毦兵也损失了不少。
再加上冲阵的关平和绞杀莱布莱利的孟获,合起来的伤亡怕是有七八千,虽说除了于禁和陈到其他人更多是伤而不死,但总体来说汉军的实力也出现了很大的折损,故而真没必要这个时候和贵霜玩命。
在太史慈看来,于禁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 没必要争胜, 中路到现在基本已经算是十拿九稳了。
甭管怎么说, 钵逻耶伽里面都有不少婆罗门的二五仔,还有一些野心之辈,布拉赫没溃败,那些人不敢发作,可现在,汉军都将布拉赫送去见梵天大神了,这些人要没点想法才是怪事。
因此太史慈真的不建议现在攻打钵逻耶伽,打不下来,反倒会让摇摇欲坠的钵逻耶伽多上一个支撑点,那还不如停下来,等两天做好准备在和对面玩命,到时候局势只可能比现在更好。
“子义,我明白你的意思,等两天,等这個消息发酵一下,钵逻耶伽那边会出大乱子,而且我们这边休整一下,准备更多的攻城器材,到时候拿下钵逻耶伽更容易等等。”于禁直接打断了太史慈的话,将太史慈想说的话代替对方说了出来。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太史慈一边追着于禁,一边开口解释道,“我们现在打钵逻耶伽,攻城器材是大问题,而且这个时候钵逻耶伽起码还有两万人,再算上逃回去的将校士卒,城中青壮,短时间上城墙的不下五万,我们连准备都没做,怎么打?”
“有什么打不了的,我们没有做好准备,对方也没有做好准备,强突,一鼓作气,绝对能拿下!”于禁直接反驳道,“我们是在贵霜的本土作战,等三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说不清楚,一口气拿下,管他援军不援军,问题先解决了!执行命令!”
于禁将执行命令四个字丢下来之后,太史慈和陈到对视了一眼,皆是沉默,但有句话叫做军令如山,既然于禁下令了,而且明确的要求执行命令,那就算是刀山也得冲。
更何况于禁刚刚在战场上树立了自己的威严,斩杀了和汉室纠缠了多年的布拉赫,麾下士卒气势大胜,就算是强行攻城,士卒的士气和信念方面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与此同时冲在最前方的许褚被强行召回,其他汉军一路追到钵逻耶伽城下,苏拉普利尽可能的将赫利拉赫、赫兰、卡拉诺、莱布莱利等人接了进去,说实话能接到这么多人,更多是因为这些人不是六条腿,就是没深入汉军的中阵。
至于布拉赫及其麾下,基本算是全灭,甚至连本部上下,除了少数几百人由沃兰德率领前去围攻杨驮、赵真等人,剩下的全都阵亡了。
“什么?”苏拉普利收到消息的时候都懵了,他完全想象不到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布拉赫就突然的没了,然后全军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败了,他们不是准备了很多的手段吗?
“我们本来已经赢了,布拉赫甚至已经击溃了汉军的中军,当时如果收手,不追求彻底击溃汉军中军的话,我们就超额完成战略目标了。”赫利拉赫灰头土脸的说道。
赫利拉赫是被阎立普拽回来的,否则就他这小身板,大概率依靠精神量的冲击,和一个小兵同归于尽,或者直接被人用弓箭远程射死。
“汉军对于我们的心理把控太到位了。”赫利拉赫的语气之中甚至出现了一抹绝望,“不是演戏,而是真的选择了溃败,让我们自己选择未来,进而踏入了我们自己画下的囚牢。”
赫利拉赫的脑子很清楚,可正因为清楚,所以才绝望,他们贵霜如此大败亏输的原因居然没在对手身上,而是在他们自己身上,这是何等的让人绝望!
阎立普,卡拉诺等人这个人时候都陷入了沉默,他们能站在城头看着远方推进过来的汉军,面色铁青。
之前他们没明白到底怎么输的,还多少有些埋怨布拉赫,怎么又莫名其妙的遭遇到了汉军的算计,可等赫利拉赫说清楚之后,在场的贵霜将校都陷入了沉默。
易地而处,他们也会这么选择,最真实的永远不是戏,而是人生,他们每一个人都被人生这场木偶剧所操控,看似每一次都有选择,实则都是在无数丝线的操控之下。
“汉军做到了将胜败交给我们来选择,何等的嘲讽!”赫利拉赫这一刻甚至体悟到了班纳杰当初的想法,这样的结局,这样的过程,我的一切真的不是被操控的吗?就这还不如自杀!
“先别说这些了,先想办法守住钵逻耶伽。”阎立普果断的开口说道,“原本的计划全部都崩了,但钵逻耶伽还得守,哪怕守不住,也得坚持一些时间,就算是为了给后方争取时间,我们也得死守。”
和婆罗痆斯不一样,钵逻耶伽过了之后就是贵霜的精华区,更重要的是广袤的平原无险可守,哪怕有恒河和亚穆纳河的左右封锁,可整体走向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驻守的险要。
邪恶的皇女
至于说城池,钵逻耶伽这种重镇尚且守不住,其他的玩意儿拿什么去守,唯有调动大军进行封锁,可调兵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就算是战死在这里,起码也需要争取到十到二十天的时间,钵逻耶伽之后,无险可守,只能靠大军封锁。”阎立普双眼冰冷的看着在场众人说道,“所以,做好战死的准备,撑也要撑到后方的援军抵达,或者后方布置好新的防线。”
“十天到二十天?”莱布莱利等人面面相觑。
如果没有之前的惨败,哪怕他们还是现在这点人,他们也没有把握守住钵逻耶伽,可经历了之前的惨败,尤其是大量士卒回撤,现在钵逻耶伽内部谣言四起,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守住十到二十天,太难了。
mutation
“奋死而战吧。”卡拉诺带着几分叹息开口说道。
然而不等卡拉诺说完,已经逼近到钵逻耶伽附近的汉军,在贵霜将校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就地进行列阵,准备沙包,一副打算直接攻城的样子,赫利拉赫等人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有些奇怪。
不过随后阎立普、卡拉诺等身经百战的将校收敛了惊异之色,迅速的指挥着贵霜士卒使用城防弩机和弓弩进行压制。
汉军直接选择攻城对于阎立普等人来说甚至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这个时候绷紧大脑,士卒来不及多想,还会顺着之前的惯性继续听从指挥,只要扛过这一波,后面反倒更好驻守。
最起码扛住了这一波,贵霜将校至少能告诉士卒他们能撑住,之前他们就撑住了,接下来只要听指挥就能守住,靠着事实,至少能稳住贵霜的军心,到时候破城是必然,但撑过十几天还是没问题的。
“莱布莱利,你守西门,卡拉诺北门,苏拉普利南门,其他人随我守东门!”阎立普大声的下令道。
虽说没有经由上级任命,但阎立普基本是被布拉赫指定为协同的指挥官,故而在这种情况下,未避免局势向更糟糕的情况发展,阎立普直接选择了一人独断,战场上,有军令总好过瞎打。
更何况这个时候阎立普真的有些巴不得汉军动手,起码汉军不动手,只是将钵逻耶伽围住,等过了两三天,钵逻耶伽的贵霜军团还有几分战斗力都是问题,可现在打,起码还能奋死一搏,只要撑过去,后续多少还是能拖一些时间的。
本着这个想法,阎立普直接不经在场众人的讨论,以指挥官的身份对着所有人下令。
“是。”莱布莱利第一个执行命令,他的脑子很清楚,谁这个时候接了职务,谁就要做好背锅的准备,他不想背锅,所以在阎立普当仁不让的站出来,莱布莱利果断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莱布莱利麾下的弯刀突骑损失不大,和孟获的绞杀,双方的损失都没有上千,撤退的时候,又在边线,孟获无力阻拦,故而撤回来的时候,编制各方面还算完整,唯一惊险的就是面对白马义从的时候。
可那个时候薛邵考虑到莱布莱利编制完整,而且还是骑兵,打一个穿插,白马义从就算是赢了,也是亏,所以绕了过去,去绞杀贵霜步兵,硬生生将阎立普麾下的步兵杀的七零八落。
说实话,真亏阎立普的心象够能撑,否则别说撤回来三万了,三千都是好的,兵线崩溃的轻步兵,面对白马义从,那就是割草。
莱布莱利甚至没有和其他人搭话,直接带着自己的副将离开,一边走,一边让人组织本部和城内青壮上西城墙。
“阎立普……”莱布莱利带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后,卡拉诺和苏拉普利站在原地并未执行命令,直到卡拉诺深深的看了一眼阎立普,带兵离开,被布拉赫留下守城的苏拉普利才带着几分怨气离开。
两个有资格争夺的人选放弃了争夺之后,阎立普的命令再无阻碍,东城墙上的防线在阎立普的调动下迅速的组建了起来。
“阎立普,你……”等其他将校离开之后,赫利拉赫才有时间和阎立普进行交流,而在交流的时候,赫利拉赫的神情意外的复杂。
相比于根本不明白局势的苏拉普利,赫利拉赫很清楚阎立普的选择意味着什么——这家伙准备对钵逻耶伽失守一事负责了。
“总得有人负责,你说是吧。”阎立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没人负责的话,这城可能连十天都撑不过,想来现在城内的间谍们在确定我们大败而归,应该已经沸腾了,就等着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眼见赫利拉赫不说话,阎立普起身看向城内城外面带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