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團解散後我靠當男團導師爆紅了
小說推薦女團解散後我靠當男團導師爆紅了女团解散后我靠当男团导师爆红了
每周一次的直播,虽然晚了些时候,但终究还是来了。
节目组特此声明此次参加直播的三位练习生是在公演前的排名,并不代表二公的真正排名。
前天晚上,五位导师以及三位练习生,只收到了“恐怖直播”四个字,却引起了一番浪涛。
首先微博上开启了一场不小的辩论赛—针对恐怖直播的发展场地。
1L:节目组不会无聊到直播说鬼故事吧?
2L:按节目组的尿性很有可能,毕竟是直播,去线下玩不方便我们观看。
3L:节目组我希望你们不要不识好歹,我要他们线下组队闯鬼屋!
……
1879L:直播开始了,这是在大巴上!还蒙住了眼睛!刺激!
八位艺人被一拥而上的黑衣人逮住,一个个蒙上眼罩,导演组事先提醒了蒙眼的这件事情,所以艺人并没有做无谓的挣扎。
颇有一股要远赴战场的壮烈。
早在大巴上时,八人就接下来的活动进行了一个大致的规划。
观众们不知道,但是艺人都知道他们即将要去的地方是密室。
三位练习生对密室都有经验,以前做练习生的时候有空时就会相约去玩,而导师就只有顾向蓝一人有过密室经验。
也就是说八位中只有一半的人有经验。
于是他们进行了短暂的科普。
“密室逃脱就是一场真人解密活动,我们会进入一个封闭的房间,然后通过各种方法来解密,离开那个房间前往下一个房间,等到所有的谜底破解了就可以出去了。”
孙苏木坐在大巴最后面的一排座位上进行讲解,其他人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钟玄进行了补充,详细介绍了一些密室的种类。
当听到有恐怖类之后,韩柔的脸色明显不好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昨天发布的主题是恐怖直播,那我们不会玩恐怖类吧?”
钟玄认可点头,一脸严肃:“应该是的。”
顾信上次没有参与直播,这次相比于其他两位练习生有些生疏,坐在座位的最角落,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商讨时间,车子很快停了下来,他们刚下车,一群黑衣人就围了过来。
也正是此时,直播开始。
导演组很“贴心”,队伍的前后都安排了有过密室经验的练习生稳定军心
,排成一长串队伍。
他们不知道前后是谁,只能低声询问。
顾向蓝直挺着腰,双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人没出声,她分辨不出。
倒是后面的人很快向她搭话。
“向蓝?”
身后的声音实在是过于熟悉,顾向蓝立马听了出来。
“是我,徐老师。”
整个队伍,钟玄一马当先,孙苏木殿后。
两位女生均匀分配在队伍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
知道身后是徐志才后,顾向蓝安心了许多。
八人一条长队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很快进入了他们的最终目的地。
那是一个废弃模样的工厂,外面到处散落着布满红锈的铁管,还有一些东倒西歪的雕塑作品,大多残缺着一部分。
斑驳的白墙上,刺眼的红漆画成了神秘的形状,让整栋建筑更显可怖。
当然,这一切外景八位艺人都无从欣赏。
他们排着队,入了电梯。
九转金刚 小说
电梯逼仄,八个人几乎是前胸贴后背挤在一起。
正在他们快要忍耐不住想将眼罩一揭而下时,电梯顶部传来了一道声音。
这个声音他们很耳熟,嗯,是导演。
“八个人中,有一个人说出除自己外的另外一个人的生日,就可以摘下眼罩了。”
不知道导演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万一他们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呢。
电梯没有移动,依旧停在一楼,那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才是启动机,只有当他们完成任务的时候,电梯才会启动,前往他们的目的地。
大家陷入沉寂,开播到现在,相处了两周左右,互相都没有混熟悉,更别说什么记得别人生日了。
沉默,长久的沉默。
与他们的沉默不同的是直播间,直播间里各位的粉丝将他们偶像的生日刷满了整个屏幕。
弹幕1:导演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随便挑一个简单的问题过去了就可以开始,偏要刁钻,别在电梯里就卡半个小时吧!
弹幕2:娱乐圈不就是这样,表面关系那么足,却连别人的生日都不记得?
弹幕3:记不记得生日就能断言关系的好坏了?我连我大学室友的生日都不记得,也不见得我们关系不好啊!
……
导演紧张地盯着监控里面,余光扫视着右下角的时间。
数字不停地变换,惹得他的心脏更加躁动。
时间落到13:00,已经过去了三分钟,导演拿起对讲机,正想换个任务,里面有人开口了。
“九月十九。”
“四月二十八。”
是两道声音。
一道来自纪影,一道来自韩柔。
导演兴致勃勃,拿起对讲机,言语间是止不住的嘚瑟。
“请这两个时间生日的人出来认领吧。”
纪影:“我是四月二十八。”
纪影的声音离顾向蓝很近,从前方悠然传来,带着冷静和淡然。
她的一只胳膊因为电梯里的局促而紧紧地贴着他,另一只贴在冰冷的电梯房上,冰火两重天。
听到纪影说出那个日子的时候,顾向蓝的手莫名弹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
在无人看到的角落,两只手背相擦而过。
他怎么会知道她的生日?
顾向蓝愣了两秒,在纪影认下了自己的生日后,她又颤颤巍巍地认下了那个九月十九。
她认下的那一刹那,电梯突然抖动,开始上移。
突如其来的骚动惹得电梯里的人四处摇晃,瞬间成了乱哄哄一片。
顾向蓝的脸却刷的红了。
因为她身体不受控摇晃的时候,手下意识抓上了最近的东西。
那是一只带着凉意,却又宽大极有安全感的手。
她立马松开,干咳了一声,无地自容的尴尬快要溢出屏幕。
在眼罩的遮盖下,没人能看到某人的眼皮突然跳动了一下,在片刻后又重归宁静。
纪影的手指默默蜷缩在一起,握成了拳。
每天忍耐的男人
“叮!”
“你们的眼罩可以摘下了,接下来,没有任何提示音,你们只能靠你们自己离开这里。”
伴随着电梯门的声音,导演下了最后通牒。
很快,这一场直播,即将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