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長劍,斬不盡相思情纏
小說推薦三尺長劍,斬不盡相思情纏三尺长剑,斩不尽相思情缠
残阳似血, 浸染天际!
乌鸦掠过天边,停留在虞都城高楼穹顶上。
发出“哇……哇……”的粗劣嘶哑声,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乌鸦被认为是一种不祥之鸟,它的到来是一种不祥征兆,比如饥荒、瘟疫、旱涝等灾害即将来临。
平安客栈。
苏离在楼窗眺望远方,眉间有着丝丝担忧,暗自嘀咕道。
谢男
“也不知事情办妥没!”
原来那日在茶坊一度商讨后,虞初摇需回去和其兄长商议,一是如何解决韩青儿被韩枫强行联姻一事;二则视察苏文的一举一动,以防有谋逆之心。
叶翁本是个闲散的江湖人,在茶坊一聚后,便分别了。
而苏离则负责暂时把韩青儿安顿在平安客栈,等待虞初摇的消息。
另外,近来虽说虞都相安无事,也没有官员被残害,可风平浪静之下,不知会隐藏着何等未知的风浪。
圣诞老人也有所不能
乌鸦的突然造访,让苏离很是诧异和担忧。
对他而言,家仇固然重要,但国事亦不能不管,那是他父亲誓死捍卫的国土,即便未能子承父业,杀敌卫国,驻守一方寸土,给予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
可若有人想破坏这份安宁,扰得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那么苏离定然不能坐视不理。
生如蝼蚁,却心系社稷。
……
“苏大哥,你在么?”
嗨,树洞同学
正在苏离有些怅然间,门外传来韩青儿的声音。
苏离犹豫一下,方才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一副焦灼不安的韩青儿。
“你来了,有什么事吗?”
韩青儿被苏离暂时安置在这平安客栈里,便于保护,以免被韩枫迫害。
看韩青儿的模样,似乎有心事,苏离勉强挤出一抹笑意,问道。
“青儿能进去坐坐吗?”韩青儿透过苏离,往屋里瞥了瞥,并说道。
“嗯……进来吧!”苏离犹豫了一下,招呼韩青儿入内,并为其倒了一杯茶。
“是不是有心事?”
苏离边倒茶,边关心地问道。
“苏大哥,你说虞统领能不能解决这件事,青儿近日总是心神不宁,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原来,韩青儿一直在为联姻这件事烦恼,也是,父母刚逝世,就被逼迫联姻,任谁都难以接受。
另外,韩枫估计已接管了整个韩府,变成自己的府邸,让韩青儿如何安心。
“这事啊,虞统领那边还没有消息,但你不必过于担心,即便那韩枫和武府想强行促成你这门婚事,只要我苏离在,一定会帮你的。”
苏离柔声道,目光坚定,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苏离自问不想当什么大英雄,但仍旧心存正义,有着一颗热心肠。
“呜呜呜,苏大哥,你真好……你就像青儿黑暗生活里的一束光,在青儿最绝望时,总能出现在身旁,照亮着我。”
韩青儿听到苏离的话语,很是激动,哭啼着说道。
望着哭泣的少女,苏离有些举足无措,只能静静地望着!
“苏大哥,你和虞统领是什么关系啊,你们是不是……”
韩青儿一顿哭泣后,揉着双红的眼眸,盯着对面的苏离问道。
“青儿,想什么呢?我和她算是朋友!”
不知韩青儿何意,苏离只能实话实说,虞初摇看着无情而冷漠,总是追着自己不放,但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苏离知道虞初摇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若不然,也不会在虞都发生频频命案时,还能想着帮助韩青儿。
“真的么?”
“自然!”
听到苏离肯定的回答,韩青儿才倩倩一笑,心情好了很多,稳定情绪后,才肯离开。
对于韩青儿的举动,苏离有些捉摸不透,但却并未深究。
夜幕降临,黑夜笼罩大地。
乌鸦的嘶叫声,依然不绝于耳。
城中百姓,紧闭窗门。
昔日热闹的夜景,如今已变得寂寥萧条。
一座大宅院中。
“那少年叫苏离,最近和内卫府虞初摇走的很近。”一道青年的声音淡淡道。
“苏离……苏离!”
一起成功 小說
“难道他还未死?不可思议……”
一道深沉的声音,有些怅然若失地道。
“将军,难道江湖四客真有起死回生之法?”另外一道声音发出疑问。
一顿沉默后,深沉的声音吩咐道:“甭管真假,搅乱我大局者,都得死,找机会做了他!”
“将军放心,交给属下去办!”
“还有一事,他们好像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您要小心内卫府的眼睛。”那青年的声音犹豫一下,又继续道。
话毕,那深沉的声音吩咐道。
“飞鸽传书,秘召卢剑风、左十三、南宫桀率军速回。”
“诺!”
一抹杀机,弥漫而来。
深夜。
庞大的城里,漆黑一片,夜空中偶尔嘶哑着乌鸦的声响。
“夜半三更,小心火烛!”
街道上的打更人,顶着一把灯笼,抬着一把鼓啰敲打,吆喝着。
黑夜里,偶尔有三五成群的侍卫在巡逻。
虞都南城。
此时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飞檐走壁。
千府。
这里却是灯火通明,可戒备森严。
千府大门口,有重兵把守。
千府,乃是千秋将军的府邸,驻守南城,负责巡视南城。
一道黑衣人匍匐在千府对面的屋顶上,望着戒备森严的千府,若有所思。
“千秋老狗,果真谨慎狡猾。”
苏离有些愤然,望着戒备森严的千府,他并未鲁莽行事。
先前坐镇虞都的五大将军中,唯有南城千秋将军未除。
魏韬、王筱两大悍将,一直跟随苏文,寸步不离,另余三人未归。
而这千秋甚是狡猾谨慎,之前古影、罗涛等人一遇害的消息传出,千府随时都有重兵把守,出行巡逻更是重兵随行。
此人狡猾谨慎,足以看出贪生怕死,但也由此,让苏离难以下手。
故而一直等待机会,可苏文老贼的回归,让苏离不得不加快动手时间。
否则,等苏文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再动手,就更加困难。
另外,虞都的反常,苏离有一种极强的预感,苏文这厮要造反。
只是虞初摇那边还未有消息,即便苏文动机不纯,内卫府也要拿到造反证据,否则还是难以撼动苏文。
眼看,千府是硬闯不行,苏离只能暂退,另寻他法。
天际微白。
苏府天空上,飞过数只白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