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五台山,高怀镇。
镇上家家户户都闭门不出,唯恐惹到修真之人,招来大祸。
街上则是群魔乱舞,和尚、道士、乞丐、疯汉……各种各样的凶神恶煞,极其嚣张地到处乱走,人气比上次的五台山集市还要热闹许多。
在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旳修士摊子。
当然,大部分的交易货物都是垃圾,以如今魏东流的眼光,根本连一件都看不上。
姜离谙倒是兴致勃勃,抱着魏东流的手臂,到处左看右看。飞天夜叉则是跟在身后,一身罩体黑袍,低调无比。
之所以让姜魔女抱着手臂,倒不是因为魏东流贪图她的美色,而是因为要维持神秘人设,许多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做的事情,便可以交给妾侍来做——也就是让姜魔女伪装成他的妾侍。
反正很多魔教中人,都会带上一两个妾侍,魏东流这么做也算是入乡随俗了。
“主人。”姜魔女将身子依偎在他胸口,甜甜说道,“那灵秀山宗门的摊子,便在这条街尽头的水井旁边了。”
“六道法会哪里去?”魏东流表示我对徒弟的丹药不感兴趣,待会儿你去替我采买了即可。
我在乎的是六道法会,以及地狱道的线索!
姜魔女读懂了他的意思。对自己明明不是通玄门掌门,却被迫要照顾两个徒弟的事实也很是无奈。
不过自己需要借着魏老贼的名头保命,也只能任他摆布了。
“那法会在附近不远处的山神庙后方空地上举行。”姜魔女低声说道,“只是至少也要金丹境才能入内。”
“且带我去。”魏东流吩咐说道。
姜离谙微微一怔,心里立刻脑补了无数的可能性。
果然!这魏老贼,果然不可能是什么筑基境修士!
现在终于不伪装了是吗?那么实际上你是金丹境修士?还是元婴境?该不会其实是仙阶吧!
两人朝山神庙的方向走去,忽然被一个路边的陌生人拦下了。
“要算命吗?”手执布幡的算命先生,笑容满面地对魏东流说道,突然神色一凛,“哎呀,道友,我看你天庭隐隐有黑气缠绕,这是血光之兆啊!”
“简老爷子,你又在搞什么鬼?”姜魔女便和魏东流低声说道,“这位简老爷子,虽然出身青州简家,但术算的本领着实不精。”
“据说连青州简家里,大部分族人也羞于承认他的存在,觉得他总是在外面招摇撞骗。”
“什么叫技艺不精?什么又是招摇撞骗?胡扯!”留着三寸长须的算命先生不满说道,“老道只是习惯说些人们爱听的话,他们理解错了,就代表老道的术算结果不对吗?”
“那你倒是算个对的啊!”姜魔女冷笑起来,“你要是有本事,敢不敢当场算算,我未来的姻缘如何?”
“有何不敢?”算命先生便抬起右手,啪啪啪按了几下指节,忽然说道,“姜道友,你未来有死劫啊!”
“废话。”姜离谙没好气地淬了一口,“彩蛾仙子门下,谁没有死劫罩顶?别说那些废话,就说姻缘如何。”
“姻缘嘛。”算命先生故意拉长声音,“你确定要算这个?”
“魏道友,休要和这废物老道多话……”姜魔女作势要将魏东流拉走,算命先生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我算出来了!”
他指着姜离谙道:
“我说你有死劫,不是没有原因的。你的死劫,和你的姻缘相辅相生。”
“一旦你的姻缘来了,你的死劫也就不远了。但你的姻缘要成,也得度过那死劫才行。”
“有道理啊!”姜魔女拍手嘲笑说道,“如果我姻缘没成,就说是因为死劫没度;如果我死劫没至,就说是因为姻缘没来。你这说法可真是无懈可击啊!囫囵话是吧?”
“我就说嘛!”算命先生气急败坏,“说好听的,你们要误解;说不好听的,你们又不信!”
他将布幡的竹竿在地上拄了几下,便气冲冲地转身离去了。
“魏道友,我们走吧。”姜离谙笑着说道。
“飞天夜叉。”魏东流思忖片刻,忽然说道,“你先陪姜道友,去将甘霖真露采买了。”
“是,主子。”飞天夜叉立刻应下。
姜离谙半张着嘴,欲言又止。
她哪里猜不到,魏东流这是要去找那算命先生呢!
魏东流也不管她什么想法,只是快步追上了那算命先生,说道:
“简老爷子,可否替我一算?”
“好说。”算命先生立刻转过身来,堆笑说道,“道友想要算什么?”
“算一下宿命。”魏东流沉声说道。
“宿命……”这简老爷子沉吟片刻,说道,“在算之前,老朽得先和道友确认一下。”
“宿命这个东西,道友信吗?”
魏东流皱起眉头,心中一动:
“信,却又不敢信。”
“这是何意?”简老爷子诧异问道。
“若是信了宿命,便会任其摆布。”魏东流正色说道。
简老爷子思索片刻,点头说道:
“言之有理。”
想了一下,他又伸手指向远处的山神庙,问道:
“道友可曾去过那里?”
“简老爷子是说六道法会?”魏东流惊讶问道。
“不不不。”简老爷子摇了摇头,“六道法会在庙后的空地里,我是说那山神庙。”
“庙里……有什么高人?”
简老爷子却不答话,只是拄着布幡潇洒离去,捋须笑道:
“世人只道神仙好,不知宿命亦难逃。”
“道友,好自为之呀。”
他那边直接跑路了,魏东流沉默片刻,便转身朝山神庙方向大步而去。
推门进了山神庙,他便看见里面并无一人。
庙里角落,放着几团散乱的被褥,显然曾经有无家可归者在此暂住。
只是庙后有六道法会,怎么可能让这些人继续待在庙里,因此早早就将其赶了出去。
魏东流转了半天,居然没找到任何线索。
没办法,只能动用智慧了。
“阿镜,扫描!”
“在那山神塑像的背面,有空间波动。”昆仑镜提醒说道。
未苍 小说
魏东流便施展道术,将山神塑像转动起来。
只见塑像背后的金粉漆身,破损处组成了一行大字:
淚傾城 小說
“阿鼻无间。”
邻座的怪同学
“然后呢?”魏东流再次问道。
“没发现吗?”昆仑镜诧异说道,“你已经被传送了啊!”
魏东流皱了皱眉,转动视线,只见周围依旧是山神庙的破烂环境,并无异样。
他便转身走出庙门。
推开门去,只见外面哪里还是高怀镇的热闹集市?
却是位于一处地下洞窟之中。